无线电报务员训练视频

回望红军长征波涛壮阔的军事史,总结红军以弱胜强的一个重要缘故,就在于牢牢把握了“制信息权”,才能创下很多到处颂扬的经典战例。请看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: 万里征程,红军怎样把握“制信息权” ——红军长征时期无线电通讯保障揭秘

■毛远志 刘 斌

漫漫长征路,中国工农红军历经大小近600场战火的洗礼,成功破坏百姓党军的围追堵截,以军事上的胜利完成凤凰涅槃。

回望红军长征波涛壮阔的军事史,总结红军以弱胜强的一个重要缘故,就在于牢牢把握了“制信息权”,才能创下很多到处颂扬的经典战例。

刘伯承指出:“没有通讯联结,就谈不上部队指挥。”周恩来则形象地比喻:“中央委员加电台,即是党中央。”毛泽东更是刀刀见血地指出:“我重要靠文武两条线指挥革命斗争,武的一条是通过电台指挥打仗,文的一条是通过新华社引导舆论。”长征的血火硝烟已经远去,但红军无线电波飞越万水千山创建的传奇功绩,则与青山同在。

空中桥梁:从“一部半电台”发迹的“千里眼、顺风耳” 红军长征中使用过的电台。资料照片

红军长征胜利抵达陕北后,毛泽东在《通讯兵士》杂志创刊一周年之际,为通讯兵题词,高度赞誉通讯兵:“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”。

殊不知,在长征途中屡建奇功的红军“千里眼、顺风耳”,却是从“一部半电台”发迹的。时间还得追溯到红军“反围剿”时期。1930年12月30日,在第一次反“围剿”的龙冈战斗中,红军全歼百姓党军第18师的两个旅,活捉师长张辉瓒,并缉获1部15瓦电台。遗憾的是,发报机被红军兵士砸坏,只剩下收报机,只算得“半部电台”。

1931年1月3日,红军在东韶追击百姓党谭道源残部的過逞中,意外缉获敌军一部完备电台。通过这两次缉获,红军已经有了“一部半电台”的器具装备。1931年1月6日,在江西宁都一座农家小院里,红军第一个无线电练习班开课。早先学员只有12人,由从百姓党军投诚过来的王诤、刘寅等同道负责讲课。练习班的讲解都是使用战斗间隙进行的,一个电码联系器成了重要教具,每名学员的左手大拇指也成了自备的手键,用以训练发报。练习电池都是前方电话队用了送到后方的废品,学员们把锌皮捅上几个洞,放在粗毛竹筒里,用盐水浸泡就有了电,并且还能用很长时间,被大家称作“麻子牌”电池。

红军无线电分队使用过的发电机。资料照片

1934年8月,为顺应战略转移的需要,红军通讯学校整编为通讯辅导大队。长征期间,通讯辅导大队以“红星第三大队”为代号,在行军途中对峙办学。

在翻越老山界的行军途中,袁以辉等学员训练收发报,用蜂鸣器的发声在地上划着阿拉伯数字,当周恩来和朱德来到他们身边时也浑然不觉。朱德感触地说:“好啊,有这股子劲就好办,什么技能也能攻陷来!”

经过数期无线电练习班的培训,长征期间,红军无线通讯已初具范围:报务、机务职员达200余人,拥有17个无线电分队和17部电台,开端形成三大主力队伍相互联通、重点方向可以保障的基本态势。

红色电波的无形荡漾,为红军长征胜利奠基了不可或缺的“信息优势”。

1934年12月1日,红一方面军突破湘江,遭受严峻丧失,由8.6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。此时,党内“左”倾教条主义者不顾时势变革,仍旧对峙向湘西转移与红二、六军团会集的计划。蒋介石判定出了红军动向,集结重兵于黔阳、洪江地域,布下“大口袋”,计划在此聚歼红一方面军。

危急关头,毛泽东提出改向仇人气力单薄的贵州转移的主张,得到中央多数向导同道附和。重要时候,红色电波架起空中桥梁。中革军委通过三局无线电分队向各军团发出作战摆设电报。随后,红一方面军一连击败黔军王家烈、侯之担的堵截队伍并敏捷突破乌江,于1935年1月7日霸占遵义,规避了一场灭顶之灾。

遵义会议期间,红军无线电队遭遇血火磨练。在这段特别日子里,仇人不停派飞机来轰炸。在这种环境下,红军电台职员没有一次停止工作,没有一人去躲避轰炸。

一天,第1分队报务员尤静轩、见习报务员袁以辉,正在离党中央开会的所在只有100多米的地方值班发报。敌机忽然俯冲下来,一颗炸弹投在了电台的隔邻屋子里,接着又是一阵扫射。隔邻屋子墙倒屋塌,电台地点屋子里灰尘飞扬,看不清人。但他俩不顾个人安危,一面用身材护住电台,一面继续拍发电报,直到将电报发完。

长征期间,一部电台就是一个指挥中枢。红二军团曾在突围中丢失电台,无法与中央取得联系,饱尝信息闭塞之苦。贺龙曾经痛心疾首地说:“我甘心丧失一个团,也不再丧失一部电台。”

红军浸泡废电池用过的盐水罐。资料照片
关长义,1930年生于辽宁凤城。1948年8月参军,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担当师指挥部电台报务员,在一、二、三、四次战争中,被记一大功。1953年5月,返国后担当通讯营无线电连连长。1976年2月转业分派到沈阳市苏家屯区无线电五厂,任副厂长。

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(文/丁非白)

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香柏路的一栋普通民宅里,记者见到90岁高龄的抗美援朝老兵关长义。他虽然身段瘦弱,但身板挺秀、步履强健,尽管脱离队伍多年,但衣着仍旧整洁洁净,一丝不苟。

谈起在朝鲜战场上的经历,曾担当报务员的关长义如今仍有一股子冲劲,“国度让我去,我就去。共产党员冲在前,打在前。那个年代,大家的头脑就是在世就干、死了就算,从来没怕过”。

在轰炸中荣幸地活下来

1948年,18岁的关长义由一名学天生为庆幸的解放军兵士。入伍后,他用心学习电台报务,由于成绩优秀,被分派到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8军113师任师指挥部电台报务员。

1950年10月19日,关长义随队伍由辑安(今吉林省集安市)趁着夜色度过鸭绿江,成为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兵士。

11月25日,二次战争前夕,敌机发现了113师指挥部位置,开始对指挥部四周进行重复轰炸。

当时,军部传来的电报特殊多,敌机来袭时,关长义和两名摇机员正在发电报。听到飞机炸弹掉下来的一刹时,关长义本能地扑已往葆护电台,炸弹在关长义的死后方落下,两位摇机员被炸身亡。

关长义如今还清楚地记得两位捐躯的战友,“一个是摇机班班长,1945年的老兵,另一个南边人老李。炮弹就落在他俩旁边,脑浆都被炸出来了”。

关长义在轰炸中荣幸地活了下来,压在身下的电台齐备无损。敌军轰炸事后,关长义补缀好电台天线,保证了师指挥部与上级各指挥部的通讯流通。

关长义从朝鲜战场返国后的老照片(受访者供图) 彭老总夸奖“38军万岁”

关长义家收藏着一份泛黄但仍保存齐备的“中国人民志愿军建功证实书”,上面写着:入朝以来,在一、二、三、四次战争中圆满完成使命,并体现积极,而有明显成绩,故评为一大功。

由于志愿军没有制空权,队伍白昼的时间都躲进山里,为了与军部保持联结,关长义与两名摇机员留守在师指挥部值班。“我们的电台就放在一间普通的朝鲜平房里,由于电台装备比较落伍,总机与电台之间拉的线特殊多,没措施挪到山里,电台的天线还支在屋外,特殊显着,每次仇人飞机来轰炸,我们的值班职员只能硬着头皮躲在屋里等着仇人来炸。”关长义说。

对这一大功的由来,关长义印象深刻。1950年11月26日下午,关长义接到使命,追随前卫团在27日清早赶在仇人前面到达三所里,封闭南逃北援之敌。关长义说:“为了保障前卫团和上级部分的联系,师里让我带着发报机追随前卫团,随时报告环境。”

“前卫团需要急行145里路,穿插迂回到达三所里,时间非常紧急。”关长义说,前卫团一连战斗前行没有苏息,有的兵士走着走着就睡着了,兵士们的身材疲劳不堪,走起路来都摇摇摆晃。兵士们每人只分了一袋炒面充饥,急行中渴了就抓雪吃。到了夜间,兵士们身披白床单、头戴松树枝跋山涉水抄近路。

经过艰难的急行军,前卫团比敌军提前五分钟到达三所里。为了保密需要,整个行军過逞中,电台始终处于封闭状态。关长义说:“到达三所里后,我们立刻架起电台,并给师部、军部、志愿军总部同时发电报请求使命。”志愿军总部接到电报后,立刻下令前卫团堵住南逃北援之敌。

在此次战争中,关长义圆满地完成通讯联结使命,使志愿军可以或许实时切断敌军的支援,形成了合围形势。38军得到了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夸奖,夸奖令上写道: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,38军万岁。“万岁军”的称呼由此而来。

关长义近照(杨青 摄) “胜利是用生命换来的”

四次战争结束后,38军后撤进行休整。“四次战争打得特殊苦,有的营就剩二三十人,有的连队一个人都没有了。朝鲜战场上每一场战争的胜利都是兵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,打得不轻易啊。”关长义说。

由于其时后勤保障比较落伍,火线兵士长时间吃不上青菜,营养跟不上,关长义和很多战友患上了夜盲症。他说:“我地点的队伍差不多有一半人得上了夜盲症,一到晚上什么也看不见。”

1953年5月,关长义返国后担当通讯营无线电连连长。无线电连负责培训全师各队伍送来的学员。

尽管已经离休多年,但是关长义仍旧对峙天天念书看报,收听新消息。他对如今的生活非常满意。“由于在朝鲜战场上立过大功,可以享受省级劳模报酬,国度不停没有忘掉我们。想想那些捐躯的战友,另有啥不满足的?”关长义说。

原总参离休干部李锦华逝世,系毛主席转战陕北时无线电报务员

汹涌新消息首席记者 岳怀让

2020-08-16 11:16

汹涌新消息记者从李锦华亲朋处获悉,原总参信息化部离休干部李锦华8月9日逝世,享年89岁。

据《解放军报》2014年报道介绍,李锦华,1931年3月生,1944年7月参加革命,曾任报务员、电台队长、分站主任、总参通讯工程指挥部顾问长!、副主任、总参第二通讯总站副主任等职。李锦华1947年追随毛主席转战陕北,新中国建立后,6次带电台到中南海、北戴河、广州、杭州。等地实行保障毛主席外出活动的通讯联结使命。

李锦华回想说:转战陕北的光阴,敌我气力非常悬殊,百姓党部队有20多万军力,我西北野战军只有2万余人。毛主席带领的中央支队极其精悍,除保镳队伍,仅一两百人。转战途中,多次遭遇胡宗南大队伍追击,均在毛主席的贤明指挥下转败为功,大家对毛主席都打心眼里敬佩。

1950年2月,毛泽东、周恩来访问苏联返国。在哈尔滨接见省市负责人时,毛主席说:“胡宗南打击延安以后,我和恩来、弼时在陕北的两个窑洞里指挥了全国的解放战争。”周总理滑稽地说,“毛主席活着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,指挥了全球上最大的人民解放战争。”

李锦华告诉军报记者:“作为毛主席身边的无线电报务员,我见证了毛主席指挥这场战争的全過逞。这也是我一生最荣幸和自豪的事情。”

(本文来自汹涌新消息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汹涌新消息”APP)

KeyWords >> 干部逝世

相关建议

评述 (12)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1cm8858.com/d/2020102253038_3787_2068914885/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