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布局上的单纯性,人物少到不能再少,情节不枝不蔓,主人公性格单一而光显。本文中直接进场的人物只有老渔夫桑地亚哥一个,情节也重要是围绕大马林鱼的捕捉以及!因此而引来的与鲨鱼之间的搏斗,可谓单纯而会合。海明威曾经对《老人与海》的原稿进行了两百多次的校阅,正如他自己所说,“《老人与海》原来可以写成一千多页那么长,小说里有乡村中的每个人物,以及他们怎么营生,怎样出生,受教诲,生孩子等所有過逞……”然而他砍伐了全部的冗言赘语,删去了全部别人写过的工具,删去理解释、讨论,甚至议论的部分,剪去了所有花花绿绿的比喻,扫除了毫无气愤的文章俗套,使小说单纯而会合。

2.制止使用过多的描写伎俩,制止过多地使用形容词,特殊是富丽的辞藻,尽量接纳直截了当的叙述和生动光显的对话,因此,句子简短,语汇正确生动。在塑造桑地亚哥这一形象时,他的笔力重要会合在真实而生动地!再现老人与鲨鱼搏斗的场景上。鲨鱼的来势猛烈,老人的冷静迎战,机灵矫捷,都写得生动传神。如写鲨鱼出现的情况,“当一大股暗黑色的血沉在一英里深的海里然后又散开的时间,它就从下面水深的地方窜上来。它游得那么快,什么也不放在眼里,一冲出蓝色的水面就涌如今太阳光下。”这段描写没有一个比喻句和形容词,但鲨鱼的猛烈、快捷,形势的紧急却立即展示在读者眼前,清新洗练的叙述文字和重复磨炼的日常用语,使人读来有身临其境之感。文中对大海的描写粗犷简便,如同一幅水墨山川画,读来令民气旷神怡,美不胜收。

3.光显生动的行动描写和简便的对话。海明威善于从感觉、视觉、触觉动手去描画形象,将作者、形象与读者的间隔收缩到最低限度,并且很少直接表露情感,他总是把它们凝聚在简单、敏捷的行动中,蕴涵在自然的行文要么简便的对话中,由读者自己去领会。如写老人与鲨鱼搏斗的局面:“老头儿用鱼叉攮到鲨鱼头上的时间,他听得出那条大鱼身上皮开肉绽的声音。”这种描写原来都是老人的所见所闻,但读者读来便会过电一样平常油然而生出同样的感觉,同惊惧,同紧张,同高兴。海明威“盘算主意放手让读者去如实地汲取印象”,而“不挤到对象与读者之间去碍事”,他要让对象与读者直接沟通,这也是这篇小说的场景描写如此震撼民气的一个重要缘故。

4.着力寻求一种蕴藉、凝练的意境。海明威曾经以冰山来比喻创作,说创作要像海上的冰山,八分之一露在上面,八分之七应该隐含在水下。暴露水面的是形象,隐蔽在水下的是头脑情感,形象越会合光显,情感越深沉蕴藉。别的,为使“水下”的部分深厚阔大,他还借助于象征的伎俩,使作品蕴涵深意。

电报式风格老人与海

【作者】 李丽 ; 生江鸿 ;

【机构】 东北电力大学外国语学院 ;

【摘要】 一、文体气势派头作家海明威倾注了其最后的心血完成了一部不朽之作《老人与海》,这部作品无论从写作伎俩还是从头脑内容方面,都充实地表现了海明威的个人写作气势派头。首先,海明威作品的气势派头自然流畅,表达方法简单而不拖沓,后人称为"电报式"的写作伎俩。这种伎俩用最简便的语言描画了生活中详细的事物!,但作者最终想要表达的头脑内容却得到了升华。这种"电报式"的写作伎俩贯串于其不朽名 更多 还原

移动知网

环球学术快报

摘 要: 《老人与海》是海明威一生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,小说具有高度的哲理性、象征性!,光显地表现了其创作"冰山原则"和"电报式"语言气势派头。凡是知道海明威的读者,就没有不知道《老人与海》的。1954年,海明威也因此得到诺贝尔文学奖。由此可见,在海明威的整个创作中,!《老人与海》占据环球公认的重要位置。现在国内通行的《老人与海》翻译版本有:余光中版、吴劳版、海观版等,这些版本各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1cm8858.com/d/202141393658_4085_4017260623/home